牛蛙彩票|登录

哪怕他是个纯粹的武将不假可黄权虽然不是一个

 
    还会有,可也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,不是吗。所以确实,对上这样儿的对手,马岱也知道,肯定也是有利有弊,不过弊处更多,这是他不想要的。毕竟己方在江陵城这儿,都已经损失多少人马了,绝对是比那个进攻其他地方伤亡大啊。而马岱,显然他是不希望这样儿。
 
    在甘宁第三次要上到江陵城头的时候,是受到了城头的士卒猛烈的阻击。对于他们来说,这自己将军那边儿,那个马岱到了如今也没有上来。可自己等人这边儿呢,这甘宁都要上来第三次了。所以他么心里也不爽,哪怕那边儿是自己将军带着众人,哪怕面对的是马岱。
 
    可这甘宁也不是什么好东西,可以说凉州军都是己方的敌人啊,不死不休!所以这个时候甘宁再想上来的时候,他发现这城头的汉军和荆州军确实变厉害了。当然肯定不是这样儿,而之前是一样儿,这又是一样儿了。甘宁这个时候也是满头大汗,虽说他是比马岱强点儿,毕竟不用面对霍峻那样儿的守城大将,可如今城头的士卒也爆发了,他这不得不更加谨慎。
 
   
 
    对付甘宁的众士卒,看到自己这些人的激烈抵抗,确实是起到了作用,他们这时候心情才算是不错。此时在甘宁这边儿是爆发出了一大喝声,当然不是凉州军士卒所喊,而是城头的汉军和荆州军士卒。“杀啊!”甘宁一看,心说好,这看样儿自己这边儿可不比马岱那边儿好了啊。这那边儿虽然有霍峻,可自己这边儿士卒也疯了。所以还真是,霍峻那依旧强,但……
 
    甘宁这边儿也不弱了,是,比起霍峻那边儿还是有差距,但也不是说那么大。而对于城头另一边儿的爆发,霍峻自然是看得清清楚楚。作为守城大将来说。城头所发生的事儿,基本都不会逃过他的眼睛的。因此,这霍峻在士卒激烈对抗甘宁和凉州军进攻的时候,他就已经是注意上了。毕竟如今马岱和甘宁所带领的。可不止是凉州军那些普通士卒,打前站的,那
 
    可是马超从南阳儿特意调集过来的三千精锐啊,哪怕他们如今可没有三千人了,但是自己却一点儿都不敢小看了他们。霍峻心里就是如此想法。他不会因为那几千人变少,而就轻敌。
 
   
 
    这就是霍峻,他不会因为对手的强弱,就一定小看或者高看了对手。而作为一个守城主将,还是个守城的大将,他霍峻确实是合格的。因为不管对方强弱,他都会谨慎小心对待,并且弱的对手,他不会轻敌。而强硬的对手,他也不会有什么惧怕之心。这便是霍峻,守城大将。
 
    看到另一边儿己方士卒的表现,霍峻心里一笑,心说今夜自己还真是,不用担心了。马岱这边儿,因为之前的战事,自己受伤,所以己方士卒这时候爆发了。而甘宁那边儿呢,显然也是因为自己这边儿对付马岱的情况,所以他们那边儿也疯了。这自然是霍峻想要看到的了。
 
    所以他也许是为了应和另一边儿的众士卒。所以他此时也是大喝了一声:“弟兄们,给我狠狠招呼敌军!咱们不能弱了,不能输给那边儿!!”霍峻这边儿的士卒一听,赶紧也是一声大喝:“诺!杀……”这边儿的声儿。绝对是比那边儿大,这个一点儿都不错,确实如此。
 
    而另一边儿的人马好像也受到了霍峻那边儿的再一次“刺激”,他们这时候是再一次大喝,对着城下的凉州军士卒还有甘宁,就狠狠招呼上了。对他们来说。这自己这边儿可不能输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结果甘宁还是没上来,没办法,城头对付甘宁这边儿的士卒,真都疯了似的,和霍峻那边儿看着马岱像杀父仇人一样儿的士卒,其实也差不了多少。所以他哪怕就要差一点儿上到城头了,可最后还是功亏一篑,被人家一群人给逼退了。这人太多了,甘宁也真抵挡不住啊。
 
    关键是要人多也罢了,毕竟甘宁一个也能抵挡一会儿,但是你攻城,人家守城,人家占优。而且还有那么多零碎,滚木檑石太多了,还有热油,甚至是粪水这些,甘宁他是挺厉害,可却也架不住这样儿啊。你躲开了滚木檑石,可却很难躲得开那金汁,更别说是热油了。
 
    所以面对后二者的时候,甘宁也只能是暂避其锋了,没有办法,就只有这样儿,要不然,不会是,但却一定会伤。到时候自己还没怎么立功呢,就让人伤了,那样儿自己主公一时就绝对不会让自己再带兵了。所以甘宁知道,自己一定不能伤。就说城头的霍峻,要不是其人是轻伤,而且也确实他们汉军没有人如他,要不然刘备其实也不会就让他继续坚守城池。
 
   
 
    看到今夜的战况,马超是微微皱了下眉,不过他马上就舒展开了。他此时心说,这怎么和自己所想不太一样儿啊。本来以为今夜就是己方的机会,毕竟之前的一战,给霍峻伤了。可怎么事与愿违,自己想法是挺好,但是这霍峻的伤,却是给了城头的汉军士卒和荆州军士卒……反正是让他们爆发了,这绝对不是自己想要看到的,和自己之前的想法,还不一样儿。
 
    此时他看向了郭嘉,随即便问道:“奉孝看今夜这战事……”其实马超那意思就是问,奉孝此时是不是要收兵?郭嘉什么人,他当然都明白,所以听了自己主公的话后,他是微微一笑,然后对马超说道:“主公,嘉以为,鸣金可以!今夜战事,利不在我军,应早撤退!”
 
    马超闻言是不住点头,心说这果然是“英雄所见略同”啊,看来郭嘉也不赞成继续进攻了。可不是吗,就像他所说那样儿,这如今形势可不在己方。可真是奇了怪了,战场之上果然是瞬息万变,之前的一战,还是己方占优,但是到了晚上,这风向居然是变了,这,唉……
 
   
 
    马超心情确实是受了影响,反正就是不太好。毕竟从开始占优到了今夜这又开始不怎么占优,让人家占了上风。所以他心里要是都没有想法,那都是假的。不过马超此时此刻,也没有办法,郭嘉是赞成自己的,所以他还没有忘了,赶紧让士卒鸣金,“鸣金,收兵!”“诺!”
 
    “叮叮叮叮……叮叮叮叮……”士卒马上就鸣金了,他可是半点儿都不敢耽误,没看自己主公都面无表情了吗。也是,马超对于这撤退进攻什么的,他向来都是神速,所以早已影响到了己方的士卒,他们可是不敢耽误一点儿。所以他说进攻,马上凉州军就会动,说鸣金,这边儿马上就响了。
 
    听到这么一阵急促的鸣金声,马岱和甘宁都是心有不甘啊。毕竟之前还不是这样儿,可到了晚上,风向变了!这不是他们想看到的,一点儿都不想。可无可奈何,还都得接受。(未完待续。)<!--5119+daqxius+13783787-->
 
 
第七四三章 吴子远再临关头
 
    两人对视了一眼后,都无奈带兵退回本队。<strong>txt电子书下载Http://wWw.80txt.com/</strong>。更多最新章节访问:ЩЩ. 。↖79,这自己主公这时候都让士卒鸣金了,显然,不用多说,这就是不给两人机会了。不过他们也都知道,这如今形势也确实,不在己方这儿啊。
 
    看到凉州军撤退后,霍峻终于是从之前紧张的情绪中慢慢恢复了过来。他之前确实是不怕什么,虽然有压力,可也打击不到其人什么。但是面对如此‘激’烈,如此惨烈的战事,要说他霍峻哪怕是个守城大将,可却也绝对不会一点儿都不紧张。说起来他紧张的程度,未必就比马岱甘宁他们少多少。毕竟他心里可是清清楚楚,自己在这不能,也不允许有半点儿失误。
 
    要不然的话,后果是不堪设想。马岱、甘宁,一个比一个经验丰富。前者是沙场宿将,后者更是水贼出身。前者跟着马超征战天下那么多年,作为攻城带兵的主将,确实经验不少。而后者之前更是过着刀口‘舔’血的日子,不说每日都要去拼命,但却也算是经常要和人拼杀,日复一日,这么过来了。对此,霍峻心里清楚,自己是擅长守不假,可人家两人攻城也不善。
 
   
 
    在州牧府会客厅中,和众人等着城头消息的刘备,在接到了凉州军撤退的消息后,他是在心里松了口气。当然了,表面儿上。他还是没有表‘露’出什么来的。刘备他要是不轻易表‘露’出点儿什么来,可以说他绝大多数的手下。是绝对看不出什么来的。也就是徐庶了诸葛亮这样儿的人,还算能知道些。也就是这样儿了。至于其他人,确实,还真是不会知道什么就是了。
 
    刘备此时心情确实是轻松了不少,这事儿就是如此,当他亲耳听到了士卒禀报,说己方再一次‘逼’退了凉州军,他们鸣金收兵了之后,他心里的一块大石头,可终于是落地了。之前的压力。还有紧张着急的情绪,虽说还没有一扫而空,可确实,基本上都没有了。至于说担心什么的,他确实还有,不过是担心之后的事儿,而不是今夜的战事了。刘备还能不知道吗,
 
    如今这个情况,凉州军不会再来了。就算再来,那也是明日了,不就是如此吗。那么自己还有手下这些,应该是能睡个安稳觉了吧。也不至于说在熟睡中。别人打扰,醒了确实不好。
 
   
 
    而其他人呢,其实也和自己主公都差不多少。毕竟之前知道了凉州军来夜袭。要说他们不紧张不担心,那都是假的。(WWW.qiushu.CC 好看的小说可如今倒是好了。听到了凉州军鸣金收兵,撤退的消息。他们心里自然是轻松了,这是理所当然。他们心里也想了,终于是能睡上一个好觉了,真是不想被打扰啊,就像之前那样儿,太不爽了。不过这时候好了,敌军终于是暂时撤退了,能睡好了。
 
    这就是此时此刻众人的想法,而刘备先是打发走了士卒后,便对众人说道:“各位,不出意外的话,今夜不会再有什么事儿了。所以各位都回去歇息去吧,之前因为凉州军攻城,各位都没休息了,如今却是没有什么后顾之忧了!”众人闻言是齐声应诺,“诺!”然后刘备最后又叮嘱了几句之后,众人便陆续撤退了。对他们来说,有战事他们都上不了,出不到什么
 
    力,说实话,那还不如直接就回去睡觉呢。之前他们心里是可给马超还有凉州军骂坏了,对他们来说,不是已经休息了的,就是快要休息了,毕竟大半夜的,没有几个是一点儿睡意都没有,然后去闲逛的。所以凉州军这么一来,他们心里是一点儿都不爽。如果说他们都能
 
   
 
    为己方出力,都能带兵杀敌的话,他们也还不会这样儿。可结果根本就不是这样儿,反正从江陵被霍峻守御开始,众人就不知道多久都没给己方出什么力了。当然了,这在城内也不是说一点儿事儿都没有,可真要说起来,那些都算个什么事儿呢。至少众人中没有一个认为是什么事儿的,反正和守城这样儿的比起来,根本就算不得什么,或者说根本就比不了啊。
 
    所以他们睡着了醒来,没关系,但关键是醒了之后,还没有事儿做。而最后都在会客厅干坐着,这绝对不是众人想要的。可自己主公都这样儿,自己这些人还敢有什么怨言呢,至少他们不会对刘备说什么就是了。其实他们也知道,都明白,就算说,也没有什么大用,就是。
 
    要不然的话,估计也会有人憋不住说两句,这都不是什么没可能的事儿。像曹‘操’手下,没几个像如今刘备这边儿遇到这样儿的事儿,敢说什么的。但是刘备手下,其实不然,至少他们觉得没有什么大用,所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啊,因此,就什么都不说,如此的话,最好。
 
   
 
    对于函谷关的战事,吴懿哪怕就是累得不行了已经睡下了,可他却还是在担心着如今的战事。半睡不睡的样儿,还带着做梦,梦见函谷关失守,自己为自己主公尽忠了。这一下他就起来了,不知道是过了多久,也许很久也许没有。不过吴懿清楚,自己出去看看也就知道了。
 
    等出了屋后。对士卒一问,吴懿这才知道。原来都已经过去快一个时辰了,这自己都没什么感觉啊。想想也是。毕竟自己是在睡觉,而不是做别的,所以就没有这个时辰的观念。之后他也知道了,这个时候是马汉接替了黄权,他在关上值守,而黄权这个时候已经在休息了。
 
    吴懿心里点头,马汉在的话,自己却也得去关上一趟。毕竟他可真不如黄权,哪怕他是个纯粹的武将不假。可黄权虽然不是一个纯粹的武将,可他谋士出身,那绝对是不敢让人小看。
 
    其人不单单是有点儿武艺,谋略上更不用说了,就是带兵打仗,带兵守城、守关,说实话,那却都是要超过马汉其人的。所以哪怕吴懿对黄权放心,他也不会对马汉那么太过放心。
 
   
 
    所以他知道。自己还得去关上一趟才行,要不然的话,自己更不放心,也不可能休息好了。
 
    因此。在知道了马汉在关上之后,吴懿也没再睡,直接就再一次来到了函谷关上。他这其实也不仅仅是不放心。说起来吴懿也是特意来看看己方士卒。毕竟自己才是函谷关的主将。而黄权和彭羕只是副手,马汉更是搬兵请来的。更不用说了。所以自己这个主将,吴懿心里也清楚。其实不管什么情况,只要自己还活着,还在函谷关内,那么自己就不能消失太久了。
 
    说起来自己是要经常出现在己方士卒面前,如此才好。要真消失久了的话,那么其实都是问题。所以吴懿是马上就来到了函谷关关上,马汉看到吴懿到来,自然是赶紧打招呼。在他看来,吴懿起来倒是早,这还没多久呢。毕竟他也清楚,黄权是接替了吴懿,然后自己又接替了黄权,就是这样儿。所以这其实也没有过去多久的时辰,马汉心里对此都是很有数的。
 
    吴懿对马汉点头,虽然没有特别深的‘交’情,不过关系肯定不是‘交’恶就是了,算起来关系确实都不错。“马将军辛苦,如今大敌当前,我军却是不得不小心从事啊!”吴懿这都是心里话。
 
   
 
    他对马汉能冒着被主公说的危险,亲自带兵来这儿,他心里确实是感‘激’的。毕竟可不是谁去找马汉,他都能带兵来帮忙的。哪怕关系再好,哪怕都是自己主公帐下的将领,可是这个事儿还真是,绝对不能这么来算就是了。至少吴懿的心里是清清楚楚,如果函谷关没有黄权的话,那么他马汉还真就是不一定能来。至少自己和彭羕与马汉其人的关系,没有那么好。
 
    而且他也不认为自己和彭羕两人有那么大的面子,哪怕马汉就只是个守城的主将,但也算是凉州军的元老人物了,如果抛开其他的都不去说,就说在资历上,他可绝对不比自己和黄权两人差什么。至于说彭羕,他确实比不上马汉,他才加入己方多久,可马汉都多少年了!
 
    哪怕自己主公可能更为看重彭羕这个比较年轻,而且又有些头脑的人才,但是吴懿却是知道,马汉在自己主公那儿也许是更有地位。不管怎么说,那都是当初和严颜一起投奔他的元老级人物了,反正和彭羕这样儿的相比,其人就是元老人物。和崔安那样儿的,倒是不能比。
 
   
 
    此时在听了吴懿的话后,马汉他也不得不点头表示赞同,毕竟这个可真是这样儿。这敌军势大,自己也不知道函谷关还能守住多少日了。而显然,他吴子远也不知道,公衡兄也不知道,那个彭永年,自然也不会知道了。但是马汉却还是对吴懿说道:“和子远兄比起来,我这也算不得多辛苦!子远为函谷守将,这些时日,至少我来的这些日,却都是看在眼里!”
 
    确实,马汉从来到函谷关的那一天开始,就看到了吴懿对守关的战事,真是小心谨慎,而且是任劳任怨,忠于职守。反正在他眼里来看,自己未必就做得到这样儿。所以自己也只能是个小城的守将,而人家吴懿呢,那可是雄关的主将啊。确实不能比,不能相比的啊。
 
    当然马汉也真是服了,至少他清楚,自己不如对方。不单单是自己本事不如人家,还有其他的一些东西,也不如人家吴懿。所以自己主公让吴懿守雄关,自己守小城,自己也确实,没什么怨言。如果说很久之前,马汉确实还有点儿想法的话,那么到了如今,一点儿都没了。
 
   
 

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