牛蛙彩票|登录

所以这就简单来说就是让自己放心也算是给自己

 
    而就在刘备和众人听霍峻都讲完后,他们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的时候,此时之前被刘备指派去请医者的士卒回来了。当然他是带着医者一起来的,两人进屋后,给刘备见礼。刘备微微点头,然后先打发士卒下去,之后对医者言道:“手下将领受了伤,还请医者诊治!”刘备虽说是当主公的,但是对医者,他还是比较客气的。毕竟就人家懂这个,你这边儿没人懂啊。
 
    所以说对这医者,刘备可不敢得罪了,要不然真要出问题。是,哪怕他也知道,“医者父母心”。可这事儿谁又能说得准。所以哪怕刘备是做老大的,但是也不敢小看了医者,甚至直接得罪其人。而医者一听,是连忙摆手。他当然会给霍峻好好看看,这个都不用刘备去说,也是一定的。之后霍峻和医者便去了另一个屋中,毕竟不好在会客厅就这么直接诊治。
 
    而这也是刘备安排的,他也知道。对于病人伤者,还是安排在一处比较安静的地方更好。尽管霍峻没有什么大伤,但是自己这个当主公的,却是必须要做到自己应做之事,如此才好。
 
   
 
    霍峻去医治去了,尽管他觉得自己其实也没有必要非要让医者诊治一下,自己简单处理一下就好了。毕竟自己也知道,虽然也不是说小伤口就不能恶化,但自己好歹也算是宿将,所以这点儿事儿。还可能不会吗?但是之前他看到自己主公还有几个同僚关心的样儿,霍峻就知道,自己肯定是不好拒绝,也不可能拒绝。更何况,自己也绝对不是那么不识好歹的人。
 
    所以霍峻自然是乖乖跟着医者去了另一件屋子,让医者给他诊治。而之前霍峻不光是看到了自己主公关切的目光,还有军师徐庶,还有……反正也真有好几个,霍峻不傻,都明白。要说真正关心自己的人,估计也就是这么几个了。本来自己就不算是太合群,并且有好些个,看着自己都不顺眼。毕竟除了守城之外。就没有人觉得在其他方面就不如自己,所以自己
 
    主公重用自己,要说没有人不满,自己都不相信。而且谁对自己怨言最大,自己心里也清楚。可仔细一想,自己对于汉军来说。不过就是新人而已,而且还是半路从其他军中加入到汉军的。说实话,这自己在己方,根本就谈不上什么资历,和那几个老将真是比不了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霍峻心里都清楚,不过他更清楚的就是,自己对自己主公的忠心,对己方的态度,可未必就比那几个差什么。所以哪怕他也清楚,在很多方面,自己确实,是不如那几个,但是自己对己方的感情,也未必就没有他们那么深。而且更为重要的是,就只去论守城方面的事儿,那么其他人确实都不如自己,这显然也是自己主公看重重用自己的最为主要的原因,霍峻都
 
    知道,至于说因此得罪了谁,让谁去怨恨,那么他也是没有办法。毕竟还是那话,霍峻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,他自然就不会考虑其他人了。反正自己主公是支持自己的,那么就足够了。对他来说,只要自己做好自己的事儿,并且忠心于自己主公,那么想来自己主公也确实不会把自己给如何了。而其他人,别说他们不会说什么,就算是说了,在自己主公那儿,也
 
    是没有什么大用。毕竟自己主公可真是一个比较有思想有想法的人,可绝对是听听别人的话,就一定会相信了对方。那显然,不是自己主公了,自己主公耳根子也没有那么软就是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没一会儿,霍峻的伤口便被医者给处理好了,之后他是叮嘱了霍峻几句,哪怕他也知道,霍峻身为守城大将,显然很多东西,他还是很清楚的。但是出于职业的习惯,医者自然还是仔细叮嘱了霍峻好几句,这个是必须的。无非就是尽量别乱动,还有就是不能沾水之类的等等吧,霍峻听着是不住点头。他也清楚,有的地方倒是没问题,可这不能乱动,显然是不行。
 
    毕竟明日凉州军还得趁着机会来进攻,毕竟自己伤了,他们更是要抓紧这个机会了,所以自己要是不动自己的左臂,显然不现实。当然医者也不是不明白这个,但是明知道这话说出来也没有什么大用,但是该说的话,他知道,自己是必须要说出来的,这个是必须的。
 
    医者都说完了,和霍峻告辞,至于说刘备那面儿,自然是有霍峻亲自去说了。不过霍峻还是客气地给医者送了出去,当然他想直接给对方送出州牧府,但是让医者给拦住了,“将军留步,还是早回去吧,主公那儿还等着将军呢!”霍峻闻言点头,“也好,先生慢走,不远送!”
 
   
 
    霍峻看着医者离开后,他这才回到了会客厅中。哪怕他知道,这会客厅里一众人都等着自己呢,可医者刚给自己诊治完,自己是于公于私,都应该亲自送送。要不是对方执意,霍峻真都得给他送出太守府。至于说自己主公知道这个事儿,那么其实也没有什么关系,他清楚,自己主公会理解的。就看平日里自己主公对医者的尊重,霍峻就知道个“八九不离十”了。
 
    霍峻再次步入会客厅,众人一看,这霍仲邈还真是迅速。确实,哪怕霍峻还送了医者一下,但是其实从两人去了旁屋,一直到现在,根本也没有过去多久。不过众人肯定是不知道霍峻之前还给送了送医者,不过显然,也不会有人去关注这个。而此时的刘备,看到霍峻来了之后则说道:“仲邈感觉如何?有大碍否?”
 
    这话看着听着是刘备关心霍峻,可几个人不知道自己主公真正的意思呢。自己主公关心他霍峻是不假,可这询问其人还能不能坚守在城头,这个也是更真。(未完待续。)<!--5119+daqxius+13745581-->
 
 
第七三八章 凉州营伯瞻致谢
 
    刘备是关心霍峻不假,这是实实在在的,谁都知道。(www.QiuShu.cc 求书小说网).访问:. 。 可他为什么关心他,不单单是因为其人是他的属下,更是因为此时的江陵城,却是少不得霍峻。至少在座的人都知道,如果说霍峻不能当这个江陵城的守将,那么估计己方也抵挡不了凉州军多少时日了。这不是什么不可能发生的事儿,而很大的几率,这就是事实。而霍峻听自己主公的关切之语后,心里叫苦啊。
 
    心说主公您这么一问,这岂不是给我树敌吗?不知道有几个人,肯定就得认为,啊,这霍峻霍仲邈,就立了一点儿功,就让自己主公如此礼遇。这以后要是再立大功的话,那岂不是要翻天了?霍峻心里也是有那么一丝担心,毕竟可没有几个人喜欢麻烦的。但是他也都清楚,正所谓是“不遭人妒是庸才”。霍峻哪怕没觉得自己是什么天纵奇才,可也绝对不是庸才啊。
 
    而什么地方,只要有人,肯定就免不了有人就嫉妒自己什么的,这个他都清楚。正所谓是“人上一百,形形‘色’‘色’”,就是这么回事儿。随便两个人,都有不同的地位,那么更多的呢?
 
   
 
    那就更不用多说了。但是对此,霍峻他自然不会表‘露’出什么来,反正自己说起来,其实该嫉妒自己的,早就是如此了。如今自己正是虱子多了也不怕什么了,反正自己也不差那么几个人嫉妒或者说去怨恨。这该嫉妒自己的,不管自己如何,他们都是如此。可和自己关系不错的,更不会因为什么,而改变对自己的看法。所以霍峻自然是没有表‘露’出来什么,但心里
 
    他是不得不多想想,不过此时他还是说道:“多谢主公关心。属下无有大碍!经过了医者诊治之后,属下更是已经没有什么事儿了,还请主公放心就是!”对他来说,自己说这些就够了。反正自己主公对自己的关切,他知道,自己是看在眼里,记在心上。而自己到底如何。其实一进屋,或者说在州牧府的‘门’口。他看到本人后,就已经知道了,所以其实都不用多问。
 
    那么这时候他还是问了一句,显然这个就是给自己看的,给所有人看的。大家都明白,自己也不用多说,自己主公问什么,自己就说什么就是了,如此而已。也不用说太多的话。
 
   
 
    此时刘备听后,心说看来霍峻还是很知道自己的意思,所以这就简单来说,就是让自己放心,也算是给自己一个回应吧。想到这儿,刘备是呵呵一笑,然后便对霍峻还有众人说道:“仲邈如此。[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我就放心多了!如今正值多事之秋,我军却是少不得仲邈啊!之后战事还得辛苦仲邈了,各位说,是也不是?”显然刘备这话可不是简简单单的意思,他这是话里有话!
 
    明眼人听得清清楚楚,自己主公可不是问自己这些人什么。而是提醒自己这些个,如今己方的大敌是城外的凉州军,是马超!所以不管是嫉妒还是什么,都收起来最好,大敌当前,已经扯不了别的东西了。因为此时此刻,城内的事儿。还都得靠着霍峻,所以你们都老老实实的,比扯其他的。要是没事儿还好,如果真整出来什么事儿的话,那么就别怪自己狠心了。
显然,如今自己主公直接说出来的
 
    那么就代表他是特别重视这个事儿,可显然,他不可能直接去说,你们都收敛心思,去一致对外,这肯定不是自己主公当着众人的面儿能说得出来的。所以如此委婉一说,众人也都明白了,那么就算是皆大欢喜。最后自己主公的一问,说是也不是?实际就是让自己这些人在所有人面前亲口保证,如果说这个时候要是犯错的话,那么后果,想想真是,不堪设想。
 
    此时没有人敢说其他的,听了自己主公所问,全都是异口同声说道:“主公所言甚是!如今我军需要霍将军!”哪怕有人不是真心说这话的,但是随大流,你不说可也得去说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刘备听后,他自然是显得很满意。他何尝不知道,这自己属下这些个,都是心里清楚自己的想法。毕竟最短的,都已经不知道跟随自己多少个月了,所以还用多说什么吗。说他们算是了解自己不少,而自己呢,自然也算得上是比较了解他们。说起来也就是刘巴、霍峻,这荆州一系的人,投靠自己的时日最短,但是再短,也都‘挺’久了,接触这么久,谁不知道谁啊。
 
    所以此时刘备是笑了笑,他就是你给我面子,我当然也给你们面子。咱们是你好我好大家都好。于是刘备再次说道:“看来各位都已经明白我的意思了,不错,如今正大敌当前,还望各位能团结一心,一致对敌!我军的胜利,江陵城的安危,却是少不得各位每一个人出力!”
 
    如果说最开始的那话。还有些含蓄的话,那么这两句。就觉得属于比较直接了。你不可能指望着刘备去说什么,你们都别去嫉妒别人,别去耍其他心思,都给我一致对外什么的话。
 
    要真能说出这样儿的话来,那他也不是那个刘备刘玄德了。其实就算是曹‘操’、孙策他们,乃至于马超,这几个当主公的,也没有这么去说话的。毕竟你是一军的领袖人物,几州之
 
   
 
    主。你的话语,可以说影响太大了,哪怕就是刘备这个没太大势力的,也是如此。所以当主公的,自然是不会不在乎自己所说的话。什么样儿的话不能说,什么样儿的话,要含蓄委婉去说。而什么样儿的话可以直接去直言不讳,这都是学问。而刘备‘混’了几十年,他还能不懂这个吗,就算是马超孙策,他们都懂,所以就更别说他了。也许刘备这个人。确实也有不
 
    少的缺点,但是却不得不去承认,其人还是个合格的主公,至少在用人识人收拢人心的方面,那绝对是一等一,在天下,也是首屈一指的。如果马超不是有金手指的话。他可不是刘备的对手,这也绝对是刘备的优点了,哪怕是曹‘操’,也未必在这方面能超过其人的。
 
    所以刘备在有些方面,他确实‘毛’病不少,但是其人的优点,也不少,所以能有如今的势力实力,也不是随随便便的。至少马超就没小看过其人,也许曹‘操’有一时还没太过把刘备放在心上,但是其人羽翼已丰之后,曹‘操’就知道,刘备再也不是以前的那个刚破黄巾的刘玄德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当马超带着众人回归己方大营,进了中军大帐后,谁都看得出来,自己主公的那一丝得意。

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