牛蛙彩票|登录

其实他们又何尝不是如此想法呢所以马超还在点

 可不是吗,说起来那霍峻,比谁都滑头,这个绝对不假。要不然就凭甘宁和马岱的武艺,还上不了他吗?显然其人会躲避,而且还知道,如何在自己能躲开的情况下,还能让士卒发挥出应有的战力,甚至有更高的士气。霍峻这个守城大将的名儿,确实不是吹出来的。而是实实在在的,哪怕马超他们和他是敌对,可却也不得不承认,就是如此,不可小觑了其人啊。
 
    看到自己主公满意的表情,那个神态,众人心里算是都吃了颗定心丸。毕竟他们虽说今日没有担心自己主公会去批评什么,但是如果自己主公还是没有什么表情的话,显然这个他们也没觉得怎么好。毕竟自己主公也是正常人,所以就算大多时候喜怒不形于‘色’,可该有的得意,是不是应该也有点儿更好。这己方伤了霍峻,对于己方好处,那可是不言而喻的。
 
    所以就算不去大肆庆祝一番,可怎么也得表现得有些高兴得意的样儿吧。众人觉得如此才对。所以看到马超这样儿,他们心里都不住点头,心说这就对了,要不然就没有意思了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众人都坐下之后,马超此时一笑,“哈哈哈!各位,今日战事,能让霍仲邈受伤,伯瞻是居功甚伟啊!伯瞻立功了,不错,不错啊!哈哈哈哈!”马超自然是心里高兴,都写在脸上了。想想也是,哪怕之前都从南阳搬来了‘精’锐中的‘精’锐,可第一进攻的时候,也没让对方受伤。不过这一次,马岱终于是抓住了机会,果然就和郭嘉所说一样儿,给了自己一个惊喜。
 
    而马岱闻言,是赶紧谦虚了两句,之后更是说道:“属下不过是抓住了一个好机会而已!在此属下感谢奉孝先生,更感谢主公,给了属下这么个机会,要不然的话,也没有此事了!”
 
    之前回营的时候,他已经听崔安说了,是郭嘉的谏言。毕竟郭嘉和马岱的关系,确实是非常不错,所以有什么,他还是回跟其人说的。因此,看马岱还不知道具体情况,他便对马岱说了,毕竟在崔安看来,马岱能伤了霍峻,那确实是和郭嘉有着直接的关系,所以该谢谢。
 
    而马岱呢,听了崔安的话后,他确实是心里有意思感‘激’。不过在自己主公面前,他不可能都去感谢郭嘉一个人,那是傻子才会去做的。而且真那么去做了的话,可绝对不是好事儿。
 
   
 
    毕竟郭嘉当时是因为自己主公的询问,所以他就说了自己的想法,算是谏言。不过马岱还没傻乎乎去感谢郭嘉一个人,要真那样儿的话,难免自己主公心里就会有其他的想法。就算没有,马岱也不会那么去做。毕竟郭嘉是要感谢不假,可最后拍板儿的人,是自己主公,而整个凉州军,都是自己主公的,自己大兄的,可不是军师郭嘉郭奉孝的。
 
    所以怎么去说,马岱这个滑头还能不知道吗。军师是要去感谢,可自己主公,自己却也不能不去提,那样儿的话,可就有意思了。哪怕自己主公也许不会去多想,但是这种不成熟的事儿,显然不会是马岱能做出来的。<!--36550+dsuaahhh+33160081-->
 
 
第七三九章 凉州趁机袭江陵
 
    天才壹秒記住愛♂去÷小?說→網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求书网小说qiushu.cc果然,在马超听了马岱的话后,他还是一笑,然后摆手说道:“该谁功劳,就是谁的!奉孝确实是谏言给我如此,所以确实,伯瞻你应该感谢他!”马超也许不是那样儿的人,但是自己属下还能想着自己主公,而不是一味去感谢别人,他自然还是心里得意。毕竟马超才是主公,而不管郭嘉还是马岱,在座的所有人,那不过都是其人的手下而已,他才是老大啊。
 
    而郭嘉在听了马岱的话后,他心说,还好,马岱是个比较懂这些东西的人,要是换成崔安那样儿的话,还不一定会说出来什么样儿的话呢。所以郭嘉他其实心里也有那么一丝庆幸,他倒是不怕什么,毕竟自己主公那个性格,哪怕他就算是有点儿意见什么的,也无伤大雅。不过要是真让自己主公有些其他的想法,那么这个确实,绝对也是不可取的,没有更好啊。
 
    所以马岱是对郭嘉感谢,不过郭嘉则是对其人比较赞赏。心说自己没看错,虽说马岱这人毛病也有,可不管怎么说,其人还是很懂这些东西的。所以在他看向郭嘉的时候,郭嘉对他
 
   
 
    也是一笑,一切都尽在不言中了,反正郭嘉那意思马岱知道,而马岱的意思,他自然是更知道了。所以两人是相视一笑,不用过多言语,就是这样儿,比什么都清楚。而马超也注意到了两人的小动作,不过对于,他也就是在心里一笑罢了。毕竟郭嘉和马岱那点儿心思,他当主公的,可能不知道吗。所以还真是,反正肯定是瞒不住他的。还是那话,都这么多年了
 
    谁也不知道谁啊,是马岱郭嘉不了解自己主公,还是说马超不知道他们呢。其实都是彼此彼此了。马超之后是有表扬了马岱几句,这才算完。直到马岱不那么谦虚了,他才算好。之前马岱是谦虚了两句,不过之后也算是看得出来自己主公的意思,所以他也就没再多说什么。
 
    最后马超则是笑道:“各位。正所谓是‘趁他病,要他命’,我意今夜我军夜袭江陵,不知道各位觉得,如此如何啊?”马超确实是这么个想法,毕竟哪怕霍峻就只是个轻微的伤,但是要说对江陵城一点儿都没有影响,那么他第一个就不相信,所以己方不把我机会,能行吗?
 
   
 
    正是“天意弗取。反受其咎”,对马超来说,如此的大好机会要是不再好好把握一下的话,那么自己也对不起马岱这个机会了。所以此时他是有此一问,而马超也清楚,最后不光是马岱、甘宁还有郭嘉他们,应该说众人,基本上都会是如此想法,而自己如今一问,不过就是走走过场。<a href="http://www.qiushu.cc" target="_blank">求书网www.qiushu.Cc</a>这事儿自己直接就拍板儿。也不是没什么不可以。但是,马超觉得,还是问下吧。
 
    结果一听自己主公的话后,第一个说话的不是马岱。而是郭嘉。此时就听他说道:“主公,嘉以为可以!如今的情况,乃是我军伤了霍峻,所以无论是什么样儿,都是对我军有利。而显然汉军刘备不会此时换将,所以依旧会是霍峻一个人出马。所以今夜夜袭,于我军有利!”
 
    听了郭嘉的话后,不止是马超,其他人也是不住点头。其实他们又何尝不是如此想法呢,所以马超还在点头的时候,还没等他说什么呢,就听马岱也在一旁说了,“主公,属下附议,赞同奉孝先生之言!依属下来看,我军擅长夜场,而彼军不是那么擅长,而今霍峻又是新伤,所以属下觉得,当抓住如此机会。如今是以我军之长,攻敌军之短,以我军之优对敌之劣!”
 
   
 
    马超他也不得不承认,马岱的话,那确实是有道理。所以他此时依旧是点头,之后没出什么意外,马超再次问向众人,然后众人齐声说晚上进攻,这事儿就定了下来。【愛↑去△小↓說△網w ww.aixs】每一次马超都要这么去说,他也习惯了,而他的那些属下,还真是,比他还习惯。如果说自己主公如此这样儿,那么他们确实没有什么意外的,可如果说哪一日自己主公不这样儿了,估计他们该
 
    不习惯了,就是这样儿。而这事儿这么定了,本来马超最开始的打算是要晚上宴请众人,如此也好。哪怕前两日刚完事儿,可这个绝对没有人嫌多吧。不过马超更加清楚,这如今的情况,如今的形势,对己方是多么难得。所以吃饭喝酒,其实什么时候不可以呢。但是要说起来这如今的好机会,还真是,“过了这个村儿,就没这个店儿”了,马超就是如此认为的。
 
    因此,马超便提也没提宴请众人的事儿,因为今夜要夜袭,所以这个显然是不可能了。不过今夜之后,如果要是不出意外的话,自己的意思就是明晚,明晚再说宴请众人的事儿更好。
 
   
 
    马超确实不差那么一顿两顿饭,怎么说凉州军可都是天底下数得着的富裕的军队,这个全天下人没多少不知道的。至少无论是曹操的兖州军,还是孙策的江东军,乃至刘备的汉军,刘琦的荆州军,可以说他们都清楚凉州军的富有,也知道人家士卒的粮饷赏赐都是多少。
 
    可这个只能是羡慕嫉妒恨,却是赶不上人家啊,谁让人家有钱呢。说有钱没地方花了,还不至于这样儿,不过仔细看看,好像和这个也没差多少吧。至少其他几个,曹操孙策还有刘备他们,确实是很羡慕凉州军的富有。但是人家那个,你又学不来啊。谁不知道凉州战马最好,而且是行走西域的必经之地,他凉州军有自己的商队。而且还有不少,可自己这些人却
 
    没有那么多啊。毕竟人家凉州距离西域最近,你商队要经过凉州的地方,马超能让你过去?就算让你过去了,可最后结果如何。就不一定了。那么不走凉州,那就只能是绕远去西域经商,这一来一回,可得花费多少时间精力,真是,没几个人能消耗得起。关键要是运气好的话,那么一切都好说,可运气要是不好的话,那么最后商队真是,连渣滓基本都不会剩下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所以别看凉州这个地方。确实产粮没多少,天下人都知道。可却出产好马,并且是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地,所以这个地方的重要性,曹操孙策还有刘备他们都知道,都很清楚。不过那也算是马超的大本营,所以轻易,他们也不认为他们就能拿得下来的。而且旁边也都是马超的州郡,所以还真是,没有谁这个时候就会去打凉州的主意。关键是你打主意也没有办法最
 
    后能得到手啊。所以你想什么都白搭,如果说你能得到手,那么想什么都可以,但是显然。一切其实都是徒劳啊。所以要真说起来的话,马超的地盘,就是凉州算是最为保险的了。哪怕有羌人的威胁,可他们确实,不是小看他们,真是翻不起什么太大的风浪来。要不然的话。为什么如今却是被马超凉州军给压制得死死的。其实有李为他们十八子在,就没太大问题了。
 
    而且凭借他们对羌人的仇恨来说,马超只会为羌人默哀,倒霉碰到他们。如果运气好的话,少伤亡一点儿,就算是烧高香了。不好的话,虽然不至于全军覆没,但绝对是伤亡惨重。
 
   
 
    这事儿就这么定了下来,夜晚亥时之后,凉州军是再一次进攻江陵。而马超和凉州军众将都准备给霍峻还有汉军点儿颜色看看。这己方都已经被压制这么久了,如今这两日是好不容易,风水轮流转啊,己方从南阳精锐中精锐过来后,这就已经时来运转了啊。所以,要说众人对今夜的夜袭,他们还是很期待的。当然了,没有人认为能一下破了江陵,可怎么说呢,
 
    至少众人都相信,肯定会给霍峻一个难忘的一夜。当然城头的汉军和荆州军也不是饭桶,更不是废物,他们心里也都承认,如果说己方能占到便宜,那倒是不错。可这便宜到底有多大,这个可以说谁也知道。毕竟谁也预料不到这个,或者说到时候,也许己方也未必就能
 
    占到特别大的便宜,这其实都不好说,占优势,那倒是可以说没错。但是占优和占大便宜,显然是两种不同的情况了。但是不管如何,众人确实是都很期待今夜的战事,这个倒是一点儿都没错。而马超看在座众人,尤其是马岱和甘宁,一副跃跃欲试迫不及待的样儿,他就觉
 
   
 
    得特别有意思。心说也就是此时是己方给霍峻伤了,所以己方露面了,占优了,因此马岱和甘宁的表情也不错,不像平时那样儿,基本都没有什么表情。可马超还想着别人呢,他倒是没想到自己,其实比别人还不如。确实,至少在不少人看来,自己主公还不如自己呢。当然这个算是玩笑话了,不过却也说明了一个事实,那便是马超这个当主公的,平时凉州军攻
 
    城之后,他在大帐内和众人说话,也是没有太多的表情。众人确实,对此都早已习惯了。如果说马超认为他们是这样儿,那么他们更认为自己主公其实更是如此,更甚如此。

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!